一人花开,一人花落,这些年从头到尾,无人问询。


洗漱完毕,已经是快夜里12点了。回到房间,看着床上头发半遮面流着口水的“琳”还有打着小呼噜的儿子“豆子”。莫名的扬起了微笑的嘴角。打开电脑无聊的翻着一些满是弹窗的八卦新闻,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小站,
满心欢喜的点了首欢快的音乐,本想留下一些有文采的字眼。确穷尽脑汁,留下的只有网易鸡汤音乐带给我的百无聊耐。
今天在看到那个人留下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语,有意问了句,确只是等到一句无心的回答。问或是不问,什么也没法改变,在我们做出选择的那一刻,时间终是回不去了。

LEAVE A REPLY

loading
跳至工具栏